心理学家张厚粲

不觉间,这位昔日的名门闺秀已年过耄耋,而她毕生爱之系之的心理学科,也在一路跌宕起伏之后渐成风景,硕果盈枝。

爷爷张之洞在她出生前十几年就过世了,父母也自小不在身边。张厚粲三姐妹在“一队管家佣人、一队家庭教师”的包围下长大,姐姐们自是温婉循矩,唯独她成了不服管束的“异类”。

中学毕业,在京城早已待腻的张厚粲投考上海震旦大学,轻松折桂。一年之后,因上海遭日军轰炸回京,插班考入辅仁大学心理学系。在那里,她拜于老一辈心理学家林传鼎门下,很快得其门而入。

1952年,全国高校院系调整,各大学心理系几乎悉数撤销,辅仁大学心理系被并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。此后,变故接踵而来——1958年,心理学被判为“资产阶级方向”;“文革”风起,又赫然列入“伪科学”名录……

(摘自11月26日《光明日报》向小园文)欢迎发表评论匿名发表留言板电话关闭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